Categories 政治最新文章馬來西亞第十五屆全國大選評論系列

林志翰/人民做主:比較四大聯盟競選宣言

(來源:FMT

假設沒有一個政黨聯盟在本屆大選單獨獲得過半國會議席執政,隨後組成的聯合政府就意味著雙方或多方需要在選後尋求執政共識,並且較難完全落實自家的競選宣言。當然,即使單獨執政,執政者也未必能夠完成所有競選承諾。所以,競選宣言只是幫助選民在人民做主時,辨識各個政黨(聯盟)的政策傾向,一旦該黨執政就能有所依據,監督其施政能力和政治意願。


編按:本刊即日起推出「馬來西亞第十五屆全國大選評論系列」,歡迎各位讀者交流指教。

【文/林志翰】

「競選宣言不是聖經」這句出自前首相馬哈迪的名言可謂家喻戶曉。競選宣言作為一份政黨或政黨聯盟的政策承諾和執政藍圖,旨在遊說選民將手上的選票投給政黨所委派的候選人。一份具有說服力的競選宣言除了要有政策方向和願景,還得說明執行方案。

過去,國民陣線長期一黨獨大,競選宣言長期不被選民及政黨所重視。在野黨的競選宣言也因其難以執政,無法驗證兌現承諾的施政能力。然而,二〇一八年第十四屆全國大選,希望聯盟成功入住布城,也改變這一現況。選民除了對新政府抱持相當高的期望,也開設「希盟追蹤器」(Harapan Tracker)網站,認真監督競選宣言的落實進度。可惜的是,希盟政府截至倒台為止,僅完成556項承諾中的26項(5%),七成的承諾甚至還未啟動,可謂政績蒼白。

目前,本屆全國大選競爭激烈,各方陣營可說是每票必爭,三大政黨聯盟:希盟、國民聯盟及國陣皆有望組織政府。因此,各方對於競選宣言都不敢怠慢。我在參與統籌和協調《人民宣言》(Manifesto Rakyat)期間發現,各政黨都投入相當大的人力收集意見,並且與各成員黨代表團隊協商及討論;有個政黨甚至要求第二輪會面,以更詳細地聆聽政策說明;一些政黨代表則表示,政黨將確保競選承諾的執行可能,方將之納入競選宣言。

比較四大陣營的競選宣言,希盟競選宣言的字數最多,共11868字;國盟的競選宣言則是承諾最多,共234項。但是,那麽多字數、多承諾就代表更好嗎?這倒未必。我們必須清楚認識到,政黨推出競選宣言有兩大策略考量:一、鞏固己方的基本盤,鼓舞支持者踴躍前往投票;二、在每票必爭的情況下,盡量吸引中間遊離選民投選自身政黨所派出的候選人。因此,每個政黨都嘗試在不偏離主軸價值觀、中心思想和主要訊息的情況之下,最大化選民支持度,並且利用競選宣言的口號,與對手做出區隔,塑造自己的正面形象。

(來源:Utusan/Muhamad Iqbal Rosli

爭取中間選民

首先,希盟高喊「我們能!」(Kita Boleh)口號,顯然是信心喊話。畢竟希盟受過政變的創傷,二十二月的執政表現也曾讓很多支持者失望。他們選擇這個鋪天蓋地的口號,希望能說服選民相信自己,並且給予證明自己的機會,期待再度入主布城。此外,希盟也在競選宣言中展示其改革派形象,確立多元族群政治的色彩,並且將對象對準大部分的非土著和城市選民。希盟在第十四屆全國大選中接納土著團結黨的馬來土著議程,因而與多元族群政治價值產生突兀。然而,本次的競選宣言居然找不到一個「土著」(bumiputera)的字眼。

國陣競選宣言的承諾與篇幅較少,其口號則與過往一樣,以「穩定與繁榮」(Kestabilan & Kemakmuran)為基調,也符合許多選民在經歷過去五年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動蕩後的期盼。此外,國陣也提出一些進步政策,讓人眼前一亮。例如,總檢察長與檢控官的職務分權;重要公職如選委會主席、反貪會主席及國家銀行行長由國會特委會建議和篩選;從「種族導向政策」轉型為「需求導向政策 」(Needs-based policy),尤其後者經常是希盟或其他在野黨政治人物的說辭,如今也受到國陣的採納。

可惜的是,這份競選宣言承諾並沒有太多政策執行的細節,僅有目標或概念說法。例如,國陣只承諾將沙巴和砂拉越兩邦打造為「國家安全樞紐」和「國家經濟大邦」,卻沒有更多闡述。這無怪乎東馬政治人物難以感受到國陣所表達的誠意。

後期備受看好的國盟在伊斯蘭黨的加持之下如虎添翼,亦是馬來選民心目中足以與國陣巫統抗衡的另一項選擇。國盟在選舉中主打的口號是「關懷、清廉與穩定」(Prihatin,Bersih,Stabil)。國盟聲稱己方的候選人都通過清廉測試,無人深陷貪腐案件醜聞,藉以批評國陣和希盟候選人的素質。在體制改革方面,國盟僅有原則闡述,亦找不到一個「改革」(reform或pembaharuan)的字眼。但是,其主打反貪,並且聲稱加強國家反貪計劃、設立反貪法院及全面加強政府採購系統。國盟的競選宣言也特別收錄土團黨黨魁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任相期間的政績表現,藉以表達國盟穩定的執政能力,拉攏中間選民的選票。

祖國行動聯盟(Gerakan Tanah Air,GTA)則同樣爭奪馬來選票,強調領袖的誠信和清廉。其激進提出許多制度改革,也不害怕使用「改革」的字眼,內容則較少。其將競選宣言作為馬來西亞新議程,提出比較多原則革新概念和方向,較少觸及政策執行的細節。

(來源:Ivy Chang Ai Wei/Malaysiakini

各方迴避警方濫權問題

然而,與《人民宣言》挑選的十大訴求對比,這四大政黨聯盟聆聽和吸收當中的多少項訴求呢?答案是:國陣6個,希盟7個,國盟和祖盟2.5個。

十大訴求方面,有兩項是所有政黨聯盟紛紛閃躲的,即「恢復地方選舉」和「成立獨立警察投訴和不當行為委員會(IPCMC)」。希盟僅以迂回的方式回應,即「吉隆坡市政局(DBKL)致力朝向民選代議民主方向」及「強化獨立警察行為委員會(IPCC)」。但是,希盟對於《資訊自由法令》和限制《官方機密法令》的承諾則與《人民宣言》一脈相承。而且,這也是希盟推動自由、透明施政的制度改革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氣候變化和保護森林政策受到各方所接納。國陣甚至宣稱提高國內森林的覆蓋率至60%,令環保人士感到意外。畢竟我國如今的趨勢與之相反,更多森林被開發,未來五到十年能夠守住50%的森林覆蓋率已是巨大挑戰。


無論如何,希盟主席安華這次已拍胸膛保證,其將兌現競選宣言。假設沒有一個政黨聯盟在本屆大選單獨獲得過半國會議席執政,隨後組成的聯合政府就意味著雙方或多方需要在選後尋求執政共識,並且較難完全落實自家的競選宣言。當然,即使單獨執政,執政者也未必能夠完成所有競選承諾。所以,競選宣言只是幫助選民在人民做主時,辨識各個政黨(聯盟)的政策傾向,一旦該黨執政就能有所依據,監督其施政能力和政治意願。

馬來西亞第十五屆全國大選評論系列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當代評論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請按贊和追踪當代評論臉書專頁,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