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政治最新文章

陳錦松/納吉世紀審訊的真義

(來源:The Public’s Radio/AP Photo/Vincent Thian

沒有納吉的敗選,也就不會有一馬公司後續的司法程序,這是馬來西亞民主政治的最大諷刺。歷史一再告誡:「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無疑是對這個前國家領袖最好的註解。上樑不正下樑歪,納吉的腐敗導致國家機關橫行貪腐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新加坡的廉潔與效率成就其繁榮進步,我國公務員系統的腐敗導致國家日漸衰敗,不言而喻。納吉的世紀審訊,讓舉國上下嚴肅看清國家體系內的貪腐及濫權。


【文/陳錦松】

舉世矚目的前首相納吉涉嫌SRC國際公司洗錢案的世紀審訊終於在4月3日開審,這將是馬來西亞歷史性的一天,有助於彰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納吉曾經位高權重,從2009到2018十年首相任期,一言九鼎,集權一身,但歷史一再告誡:「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無疑是對這個前國家領袖最好的註解。

第十四屆大選前,一馬公司(1MDB)醜聞延燒,特別是美國司法部公開揭露其中涉及的龐大金額,令人震驚。2016年美國司法部長林奇(Loretta Lynch)正式宣布入稟法院申請充公涉及一馬公司案件超過十億美元資產。這是美國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充公案,但部份資金已經流失,包括用於償還賭債和奢侈消費。

美國司法部的入禀文件指出涉及者為「頭號大馬官員」(Malaysian Official 1,MO1),這個人物幾乎盡人皆知,昭然若揭,但基於外交慣例,並未公佈真實名字。舉世皆知誰是弊案的操盤手時,當事人卻仍然老神在在,完全被權力所蒙蔽。龐大的政治權力,幾乎可為所欲為,令人咋舌。

(來源:Says/AP/Jacquelyn Martin/FBI

馬來西亞民主政治發展多年,換政府幾乎超乎國人的想象,就連領導希盟的前首相馬哈迪也沒有十足信心可以一舉推翻國陣。早在1998年安華被革職後,反對黨就已想方設法共組聯盟推翻國陣政權,但歷經1999年、2004年、2008年及2013年四屆大選都功敗垂成。巫統的種族政治路線,在潛移默化下獲得大多數馬來人的認同與支持,推翻巫統的領導,幾乎難如登天。

從民聯到希盟,反對黨多次在大選受挫後,深刻體認到必須有效結合,團結一致,採取一對一的競選方式,才可能與執政黨一別苗頭。巫統掌控了國家機器,控制媒體,大撒金錢,與反對黨的阮囊羞澀窘境對比相差天淵之別,要與巫統抗衡,猶如以卵擊石。

然而,一馬公司醜聞更多的事證不斷被揭發,幾乎成為國家領導人貪腐而不受制約的證明。巫統以為靠著強化種族政治,只要馬來人永遠相信巫統是代表馬來人利益最大化的捍衛者,其地位必然穩如磐石,任何推翻巫統的想法都是天方夜譚。

馬華公會與行動黨在過去的選舉經常出現華裔選民的鐘擺定律,此消彼長,互相牽制。兩黨的支持率,時好時壞,時強時弱。但巫統卻一直受到馬來人擁護,幾乎是巫統的票倉,其他成員黨對選票的貢獻可謂敬陪末座。

2016年馬哈迪從巫統出走,毅然成立土著團結黨,加入反對黨陣營,在2018年向巫統拋出震撼彈。馬哈迪無懼被捕,多次公開批評納吉腐敗,甚至形容其為「盜賊統治」(Kleptocracy)。509結果證明馬來選票一分為三,希望聯盟囊括大部份華、印裔選票,才能以簡單多數席次,入主中央。馬哈迪成為造王者,沒有他加盟反對黨聯盟,是否能一舉擊垮國陣,充滿變數。

(來源:Edge Prop/AFP/Mohd Rasfan

在國內外對一馬公司的聲討中,納吉錯估形勢,自以穩操勝券。當陸續開票後,國陣如驚弓之鳥,方知大勢已去,翌日不得不承認敗選。沒有納吉的敗選,也就不會有一馬公司後續的司法程序,這是馬來西亞民主政治的最大諷刺。

目前納吉面控,劇情發展必然牽動許多關心政情的國民,一如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Tommy Thomas)所言,未來首相應該對納吉案引以為戒。無疑的,本來國家領導人權力越大,責任越重,惟今天不少政治人物熱衷以權謀私,貪得無厭,典當國家與人民利益。

上樑不正下樑歪,納吉的腐敗導致國家機關橫行貪腐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新加坡的廉潔與效率成就其繁榮進步,我國公務員系統的腐敗導致國家日漸衰敗,不言而喻。納吉的世紀審訊,讓舉國上下嚴肅看清國家體系內的貪腐及濫權。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當代評論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當代評論臉書專頁,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