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政治最新文章

李泰德/馬來主流政治市場的趨同

(來源:The Mole

巫統和伊斯蘭黨這兩個長久以來的宿敵,近年來步伐漸漸一致,更有高達六成的馬來民眾,對「巫伊合作」表示贊同。然而,從伊斯蘭黨近期表示將在來屆大選攻打一百三十個國會議席的狀況看來,其將在多個選區與巫統和希望聯盟上演對決。面對市場趨同的巫統和伊斯蘭黨,在馬來選民的支持上又會產生怎樣的效果?民調顯示,當兩黨兜售給消費者的產品走向「趨同」道路後,兩黨原有的支持者,可能已無法像從前般明確地區分兩黨的差異。對於較「求穩」的馬來保守社會來說,會孤注一擲來「換一換」,或是抱著「現有的生活也不差」之心態前往投票站,恐怕是後者更甚於前者。


【文/李泰德】

在市場學上,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各自盤踞一方,便是因為兩者的不同口味,皆有其各自的偏好者。倘若有朝一日兩種飲料口味變得完全相同,則市場也將不再有兩個招牌的需要,無法說服消費者其有多麼與眾不同的那一家,也將面臨歇業的下場。

2015年初,伊斯蘭黨精神領袖聶阿茲(Nik Aziz)的辭世、雪蘭莪州「加影行動」(Kajang Move)的執行,由人民公正黨、民主行動黨與伊斯蘭黨組成的民聯,該成員黨的矛盾紛紛浮上檯面,彼此的裂縫與瞬間白熱化,最終導致這個成立近七年的反對黨聯盟正式瓦解。單打獨鬥的伊斯蘭黨,在政治與宗教上就此走向更保守的道路。不過,這條路上,這個在歷史上已六十五年的政黨,並非是孤單的。受到諸多醜聞纏身的納吉,僥倖地尋找到了他在政治上的浮木:哈迪阿旺(Hadi Awang)。彼此的關係,被稱之為「成熟與平和的政治文化」(budaya politik matang dan sejahtera)。伊斯蘭黨甚至得到了巫統的默許,在下議院「宣讀」了伊斯蘭刑事法草案。兩黨領袖也共同出席「馬來人大團結」集會、共同反抗美國宣佈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在論述上日趨相近。

兩個長久以來的宿敵,近年來步伐漸漸一致,更有高達六成的馬來民眾,對「巫伊合作」表示贊同。然而,從伊斯蘭黨近期表示將在來屆大選攻打一百三十個國會議席的狀況看來,其將在多個選區與巫統和希望聯盟上演對決。面對市場趨同的巫統和伊斯蘭黨,在馬來選民的支持上又會產生怎樣的效果,這正是一個備受關注的議題。

不過,在此之前,本文將嘗試對兩黨的支持者作出分類,再來對這個現象來做出說明。若要將以上的說明來作更進一步的推理,我們須在方法論(methodology)的層面上,進行「概念化」(conceptualization)的動作。對此,我將嘗試建立一套2乘2的構圖,對偏好於巫統與伊斯蘭黨的馬來民眾進行分類。這樣,我們可得到四類的馬來政治取向者:「僅偏好巫統者」、「僅偏好伊斯蘭黨者」、「兩者皆不偏好者」與「兩者皆偏好者」。

本文將引用默迪卡民調中心(Merdeka Center for Opinion Research)於2015年所進行的「國家團結調查」資料進行分析。該計畫針對全馬各地4,352名十八歲以上的民眾進行訪問,誤差值為正負1.49%。由於本文的想法僅是要探討馬來民眾的政治態度,因此僅有1,501名馬來裔的受訪者納入觀察。

從表一結果可以發現,在右上角和左下角的格子,分別是巫統與伊斯蘭黨的忠實支持者,即「僅偏好巫統者」、「僅偏好伊斯蘭黨者」。兩者分別是23.9%與27.8%。其中,前者通常是較為喜好世俗政體,但卻支持巫統「馬來人優先」口號的馬來民眾。他們可能是新經濟政策的既得利益者,也可能是抱有馬來民族主義的中產階級。後者則是不滿於擁抱世俗政體的巫統,且希望宗教色彩更納入國家體系的伊斯蘭黨忠實支持者。

有20.1%的受訪者,則是對巫統與伊斯蘭黨皆抱持著不滿意的態度。這些「以上皆非」者,極有可能是來自人民公正黨與國家誠信黨的核心(hardcore)支持者(執行以上民調時,由馬哈迪為首的土著團結黨尚未成立)。兩個不同時代組成的政黨,實際上卻是有其相似性。若回顧公正黨與誠信黨領袖的背景,不難發現大多皆有同一個背景,即他們都是1998年安華被革除副首相後,爆發反馬哈迪浪潮而產生的「烈火莫熄」(Refomasi)世代。

(來源:Bloomberg/Mohd Rasfan/AFP via Getty Images

至於最備受關注的,就是位居表格右下方的「兩者皆偏好者」。實際上,這類馬來選民的數字近年來因為巫統與伊斯蘭黨走得太近親的關係,而日益增長。在選舉研究上,他們也變成了另類「坐在籬笆上的選民」(fence-sitter,意旨猶豫不決的選民)。無論如何,者28.2%的民眾,到底在過去是僅偏好巫統或偏好伊斯蘭黨,則因為該調查資料料並非是「定群追蹤」(panel data),即在不同的時段詢問同一個樣本,因此須要有進一步的研究才可確定其來源。

雖然以上的數據無法檢定這群「兩者皆偏好者」在來屆大選的取向,但是當兩方兜售給消費者的產品走向「趨同」道路後,兩黨原有的支持者,可能已無法像從前般明確地區分巫統與伊斯蘭黨的差異。對於較「求穩」的馬來保守社會來說,會孤注一擲來「換一換」,或是抱著「現有的生活也不差」之心態前往投票站,恐怕是後者更甚於前者。

伊斯蘭黨在即將來臨的大選所要面對的,可能不僅是痛失大量華、印裔的選票,該黨因為在政治論述上與巫統過於相近,最終其支持者會否被巫統吸走,是這個伊斯蘭反對勢力須要警惕之處。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當代評論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當代評論臉書專頁,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