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最新文章

宋明家/教授不要早死

(來源:HuffPost News/Dominik Pabis

在許多亞洲國家盲目追求大學排名的風潮下,科研項目申請難、升等評核難、論文發表難、為學生表現憂心,教授猝死個案在中港臺似乎不罕見,目前馬來西亞尚屬偶爾零星聽聞。國內大學近年紛紛加入大學排名爭奪戰,教授們的壓力必然與日俱增。假若這種不顧學術真善美、魯莽追求排名、盲目追求論文發表的愚昧陋習不改,大學工作環境又沒有獲得改善(如軟硬體設備的學術支援),未來可以預見,本國學者身心健康肯定會大受影響,未來的猝死個案名單裡,很有可能就會出現越來越多馬來西亞教授的名字。


【文/宋明家】

「教授教授,越教越瘦。」 這是親友們評論我「環保身材」的時候,我常用的太極絕招。

長長瘦瘦的身材,是一般大學教授的典型形象。至少,過去十多年來在大學院校所見,鮮少有肥胖或癡肥的學者。當然,遇到有「有肉才好看」 觀念、逢年過節都會勸我「吃肥一點」 的長輩,我都會這麼回應:肥瘦不是要點,身心健康最重要。

五年前的大年初七接到來電,才知道一位任職某國立大學的朋友猝死噩耗。才四十歲,正值壯年、前景一片大好,據說是科研責任繁重、論文發表等工作壓力,導致原本血壓就有點偏高的她腦血管突然爆裂,在購物中心用餐後倒地不起。

翻開記憶簿,回想校內幾年來發生的「年輕教授逝世」 個案,令人不勝唏噓。

樓下人文系的同事幾年前心臟病突然與世長辭;工程系的中國籍教授癌症病逝;隔壁的凱醫生和大腸癌抗戰兩年,去年走了;鄰校的年輕同儕,三年前也跳樓自殺。

把因重大疾病去世、自殺的數據放一邊,若只關注「教授猝死」 個案,我們會發現:原來當一位研究型大學的教授不是許多人表面上看到那麽風光,許多背後辛酸和艱苦常常不為外人所知。

(來源:Awani Review

不信?試試在谷歌鍵入「教授猝死」 ,就會看到下列資訊:

2018年5月,廣東金融學院副教授(五十二歲)搭乘公共交通時猝死。
2018年5月,臺灣大學社會工作系教授(五十一歲)被發現倒臥在教授宿舍樓梯間。
2016年11月,香港科技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系助理教授(四十歲)在辦公室突然暈倒逝世。
2016年9月,上海中醫藥大學教授(四十九歲)門診時突發急病去世。
2013年1月,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五十六歲)在大學宿舍疑似心肌梗塞猝死。
2012年9月,臺灣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五十八歲),在家昏迷後送醫不治。
2012年4月,中國浙江師範大學大行知學院教授(五十二歲)倒在講臺上猝死。
2012年6月,臺灣銘傳大學資工系助理教授(四十二歲)打籃球疑心肌梗塞猝死。
2010年7月,臺灣清華大學材料系教授(五十九歲)開會時猝死。
2006年11月,臺灣醒吾技術學院助理教授(四十三歲)過勞死在研究室。
2006年1月,臺灣清華大學電機與應用電子技術系講師(三十六歲)突然發病醫院搶救無效去世。令人不勝唏噓的是,四天後,該校另一位四十六歲的工程物理系教授,也因肺腺癌不治去世;據診斷是繁重工作壓力錯過最佳治療時機,病情進一步惡化。
2005年6月,臺灣交通大學機械系傑出教授(五十歲)在睡夢中猝逝。

甚至還有台灣大學工會的小編在該會臉書上製作了「教授過勞死」 剪報,讀來觸目心悸。

以上只是中港台等地「教授過勞死」 的部分新聞,還未包括其他國家的同類個案。

一般民眾以為擁有高教育水平的大學教授,會比較注意身體健康。

(來源:聯合新聞網

事實上,這些人在江湖,尤其是研究型大學的教授們,真的身不由己,時常會因過度忙碌忽略身心健康。

這些個案,表面上看來並無相互關聯,多數猝死個案的家屬也透露死者一般都沒有嚴重高血壓或心血管疾病例。但仔細觀察身邊的同儕,不難發現大多數研究型大學的老師都有一些共同超級壓力源:科研項目申請難、升等評核難、論文發表難、為學生表現憂心。

因此,學界常有聽聞教授超時工作的研究報告,包括2015年9月在《Journal of Sociology》的報告顯示,澳洲大學的教師每天平均工作九小時,幾乎每一位參與調查的一百五十五位老師,都在周休二日時工作。由於工作時間長,以時薪來計算的話,教授的待遇猶如廉價勞工。

東方社會的年輕女性教師尤為辛苦。除了被大眾期待當一名好媽媽外,也要像其他教師般當個百項全能的「八爪魚教授」 :領導研究團隊、申請研究經費、收集野外樣本、指導碩博士生寫論文、撰寫著述、編輯或審查期刊論文、學生論文評核委員、政府部門的專業顧問或執行委員會成員、沒完沒了的校內行政會議和紙上作業、各式各樣國內外論壇與會議、帶領學生參加研究比賽、當學生的心理輔導師、在媒體發表科普文章等等。

在研究型大學,上級主管一般只會要求下屬多申請研究經費、多發表論文、多收研究生;但我從來沒遇過一位院長或所長會摸著良心,告訴老師們:這些「多多益善」 的工作量,大學升等和評鑒制度的壓力,其實對教授和講師們的健康,是超出負荷和致命的。

當然,這些也和個別教師的身體狀況、自我心理調適或抗壓能力有關,尤其是愛爭強好勝的年輕學者。

(來源:Vulcan Post/Huffington Post

筆者身處的大學,也同樣有不少三四十歲的年輕教師,因為超負荷工作量,導致種種身心問題,包括心血管疾病、癌症、脊椎疾病、憂鬱症、各類精神疾病等問題。在大學不良生存環境下,許多教師處於長期緊繃或非常不健康的身心狀態。

在許多亞洲國家盲目追求大學排名的風潮下,教授猝死個案在中港臺似乎不罕見,目前馬來西亞尚屬偶爾零星聽聞。至於為何為什麽馬來西亞大學不應追求大學排名,請參考筆者的其他拙作【註】,在恕不贅述。

國內大學近年紛紛加入大學排名爭奪戰,教授們的壓力必然與日俱增。假若這種不顧學術真善美、魯莽追求排名、盲目追求論文發表的愚昧陋習不改,大學工作環境又沒有獲得改善(如軟硬體設備的學術支援),未來可以預見,本國學者身心健康肯定會大受影響,未來的猝死個案名單裡,很有可能就會出現越來越多馬來西亞教授的名字。

還是回到老話一句:論文發表、研究項目、教授職稱這些拿不到沒關係,以後可再申請,工作丟了亦可來過;但健康性命沒了,就不可能有第二次機會了。

功名利祿雖然重要,但能夠好好健康活著,卻比全世界的什麽功名利祿更重要。因為這些功名、升等和業績,結果搞壞身心健康,甚至丟了性命,值得嗎?

【註】請參閱:〈世界百大?別鬧了!〉〈剔除「灌水」 文化〉
〈Stop using short-cut measures〉〈Risky and unwise to depend on university rankings〉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當代評論立場。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