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政治最新文章馬來西亞第十四屆全國大選評論系列

丘偉榮/伊斯蘭政治角力戰

(來源:Malaysia Gazette/Fareez Fadzil

除了伊斯蘭黨,多個不同政黨、非政府組織、宗教師和穆斯林知識份子分別積極地介入並影響馬來西亞伊斯蘭政治的輿論和實踐。究竟怎樣的伊斯蘭政治論述更能獲得虔誠穆斯林的共鳴?雖然伊斯蘭是重要議題,但不是穆斯林投票的唯一考量。我們不能單憑大選成績來衡量不同伊斯蘭勢力的受歡迎程度。選舉成績或多或少將影響未來伊斯蘭政治的走向。伊黨會否繼續主導伊斯蘭政治話語權?誠信黨是否有條件繼續提倡其兼容的伊斯蘭議程?伊斯蘭政治版圖的改變與否,將牽引馬來西亞未來的政局發展。


編按:本刊即日起推出「馬來西亞第十四屆全國大選評論系列」,歡迎各位讀者交流指教。

【文/丘偉榮】

第十四屆大選是馬來西亞獨立以來競爭最激烈的選舉。相互競爭的其實並不是馬來人與非馬來人,穆斯林與非穆斯林或伊斯蘭主義者和世俗主義者之間的角力,而是穆斯林內部不同聲音的較量。

隨著伊斯蘭黨(Parti Islam Se-Malaysia,PAS)離開民聯(Pakatan Rakyat)、誠信黨(Parti Amanah Negara,AMANAH)的成立,本屆選後,馬來西亞的伊斯蘭政治版圖或將重新洗牌。當然,馬來西亞的伊斯蘭政治從來不僅是巫統與伊黨之間的競相伊斯蘭化,因為多個伊斯蘭組織、知識份子和宗教師一直在不同程度上,影響國內伊斯蘭政治的論述和實踐。

伊斯蘭化、民主化和都市化的交集,促成了不同伊斯蘭政治的多重面向,相互並存也彼此競爭。本文旨在簡略地勾勒馬來西亞目前都市伊斯蘭政治的多元面貌。當然,都市穆斯林不是鐵板一塊的,不同教育程度、宗教背景和社會經濟地位等因素,讓他們對伊斯蘭在政治和經濟領域應扮演的角色有不同詮釋。

伊斯蘭黨是馬來西亞的老牌伊斯蘭政黨。這屆大選,該黨面臨嚴峻考驗,自我定位為第三勢力和造王者。它擔憂萬一無法穩住黨員的支持,將不再是國內唯一的主要伊斯蘭主義政黨。除了吉蘭丹、登嘉樓和吉打,伊黨的另一個強區是雪蘭莪州。它在雪州的支持者不僅有中下階層,也包括不少中產和專業人士。不過,這些虔誠都市穆斯林有很多並非伊黨的鐵票,也可以轉向同樣具備伊斯蘭色彩的誠信黨和公正黨。

爭取中產階層和年輕人支持

伊斯蘭黨深知,單靠宗教牌難以說服更多穆斯林中產階層和年輕人的支持。因此,其軍師提出「技術官僚政府」(Kerajaan Teknorat)的策略,舉辦多場由黨內年輕專業人士撐場的交流會。在某些場合,伊黨宗教師卻不斷訴諸狹義的宗教觀點,認為只有該黨能捍衛伊斯蘭地位,把票投伊黨喻為神聖的宗教任務。

(來源:Malaysia Gazette/Mohd Hazrol Zainal

儘管伊黨的競選宣言淡化備受爭議的「伊斯蘭法庭【刑事權限】修正法案」(355法令),該黨領袖經常在講座上,以該法案來合理化離開民聯的決定,藉此批評民主行動黨不尊重伊斯蘭。在雪州,伊黨的競選隊伍包括宗教師和專業人士,甚至有一位非穆斯林華人。由於該黨被指與巫統有曖昧關係,加上對現有領導層的不滿、競選策略混淆,部份伊黨支持者或會默默地把票投給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

由前伊黨「開明派」和伊斯蘭友好協會(Pertubuhan IKRAM Malaysia,IKRAM,前身伊斯蘭革新理事會)組成的誠信黨,為馬來西亞的虔誠穆斯林提供了伊黨之外的伊斯蘭替代選擇。儘管前伊黨「開明派」和伊斯蘭友好協會對誠信黨的伊斯蘭主義論述有不同意見,但整體而言,他們都認同該黨推崇進步和兼容,符合本國多元社會需求的伊斯蘭議程。他們注重於彰顯伊斯蘭的正義價值和良好施政,多過表面形式和法律教條。誠信黨也宣稱繼承伊黨前領袖聶阿茲(Nik Aziz)的精神。

到目前為止,誠信黨看來未能突破伊黨在宗教學校和清真寺的牢固勢力。惟在社交媒體的戰略比伊黨更勝一籌,同時也積極與國內不同背景的穆斯林互動。雖然誠信黨在2016年的雙補選吃下敗仗,但那不應該是該黨來屆選舉成績的指標,尤其是在城市選區。再加上,該黨日前獲得聶阿茲長子聶奧瑪(Nik Omar)背書,有助於爭取虔誠穆斯林的支持。

儘管伊斯蘭青年運動(Angkatan Belia Islam Malaysia,ABIM)是公正黨成立時的支柱之一,很多人卻忽略了公正黨的伊斯蘭色彩。其實權領袖安華被視為「民主派穆斯林」,在西方和伊斯蘭世界備受推崇,是國內不少穆斯林中產階級的楷模。目前,該黨有不少穆斯林領袖曾經活躍於伊斯蘭青年運動和伊斯蘭友好協會。

非政府組織扮演幕後推手

伊斯蘭非政府組織如伊斯蘭青年運動、伊斯蘭友好協會和穆斯林聯合會(Ikatan Muslimin Malaysia,ISMA)是馬來西亞伊斯蘭政治的幕後推手。這三個組織,在不同程度上都受到伊斯蘭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影響,是伊斯蘭主義的信徒,但各自的鬥爭策略大有差別。

跟安華關係密切的伊斯蘭青年運動,從反巫統到被巫統收編,再到成立公正黨,這些年來經歷了不同的政治旅途。該組織向來主張溫和的伊斯蘭鬥爭,兼容全球的伊斯蘭主義和本土的文化傳統。目前,活躍於政壇的該組織領袖主要分佈在公正黨,部份在誠信黨,小部份則在巫統和伊斯蘭黨。

(來源:IKRAM Miri

伊斯蘭友好協會是國內伊斯蘭運動的另一關鍵組織。該協會草創領袖有不少曾經留學英國,校園內的伊斯蘭圈子內受到伊斯蘭兄弟會薰陶。在英國,伊友會經常與伊黨競相拉攏馬來西亞穆斯林留學生的支持,埋下了日後互相為敵的伏筆。

伊斯蘭友好協會在國內打破了一般人對伊斯蘭主義的偏見和刻板印象。它積極與非穆斯林互動,參與多項社會運動,是淨選盟2.0(BERSIH 2.0)的主要成員之一。它也在清真寺舉辦農曆新年慶典,宣揚伊斯蘭為普世和兼容的宗教。

兼容vs排他的伊斯蘭議程

自1998年烈火莫熄運動後,一些伊斯蘭友好協會成員踴躍參與反對黨,特別是伊斯蘭和公正黨。在2015年,伊友會是誠信黨成立的主幹之一。有將近一半的誠信黨基層領袖來自伊友會。在本屆大選,伊友會響應希望聯盟,特別是誠信黨的競選活動。

以印尼為例,不少誠信黨和伊友會領袖認為馬來西亞應該擁有多過一個的伊斯蘭政黨,才能有助於民主進程和伊斯蘭鬥爭。來屆大選的成績將決定國內政壇能否容納更多的伊斯蘭政黨。然而,誠信黨和伊友會的成員主要是都是中產階級和專業人士,能否面向其他馬來穆斯林群眾則是一大疑問。

(來源:Antara Pos

儘管其排他立場不代表多數馬來穆斯林的看法,穆斯林聯合會因為經常發表爭議性言論,如曾經指華人為「外來者」等,而受到矚目。跟伊友會相似,穆聯會受到伊斯蘭兄弟會影響,成員也以穆斯林中產階層為主。相較於伊友會的兼容,穆聯會明顯排他和提倡馬來人優先議程。由於不滿伊黨跟行動黨結盟,它在泛馬伊斯蘭陣線(BERJASA)的旗幟下以第三勢力競選第十三屆大選部份議席。本屆大選,隨著伊黨與行動黨斷交,則不再參選,自我定位為選民輿論團體。

穆聯會日前推介「選民醒覺運動」,呼籲穆斯林選民投選有威望的穆斯林候選人。據其宣稱,有威望的穆斯林領袖必須廉潔、擁有良好道德操守、維護馬來人及伊斯蘭議程。儘管聲稱中立,卻經常攻擊行動黨和希望聯盟的穆斯林領袖,企圖在社交媒體渲染道德恐慌,挑起宗教情緒,製造穆斯林的圍牆心態。隨著希望聯盟容納了分別代表馬來民族主義的土著團結黨(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BERSATU)和兼容伊斯蘭主義的誠信黨,穆聯會的做法應該不會有很大的影響。

宗教師和知識份子的角色

除了政黨和非政府組織,穆斯林宗教師和知識份子的言論舉止也影響本國伊斯蘭政治的走向。在臉書擁有百萬追隨者的著名傳教士阿末杜蘇奇(Ustaz Ahmad Dusuki)在本屆大選代表伊黨競選雪州莎亞南的哥打胡姬(Kota Anggerik)州議席。然而,他的知名度未必能轉換為選票。當然並非所有宗教師都支持伊黨。名望極高的璃市宗教司阿里斯被視為經常批評伊黨,傾向支持希望聯盟。

馬來西亞積極參政的穆斯林知識份子和社運人士不計其數,他們多數活躍在誠信黨和公正黨。著名國際伊斯蘭大學講師馬斯理 (Maszlee Malik)最近加入土團黨,競選柔佛州的國會議席。他也是伊友會的活躍成員。在巫統方面,負責宗教事務的原任首相署副部長阿斯拉夫(Asyraf Wajdi)將會競選丹州國席。他曾經是伊斯蘭青年運動大學臂膀(Persatuan Kebangsaan Pelajar Islam Malaysia,PKPIM)的主席。

總而言之,除了伊斯蘭黨,多個不同政黨、非政府組織、宗教師和穆斯林知識份子都積極地介入並影響馬來西亞伊斯蘭政治的輿論和實踐。究竟怎樣的伊斯蘭政治論述更能獲得虔誠穆斯林的共鳴呢?

雖然伊斯蘭是重要議題,但不是穆斯林投票的唯一考量。我們不能單憑大選成績來衡量不同伊斯蘭勢力的受歡迎程度。大選成績或多或少將影響未來伊斯蘭政治的走向。伊黨會否繼續主導伊斯蘭政治話語權?誠信黨是否有條件繼續提倡其兼容的伊斯蘭議程?伊斯蘭政治版圖的改變與否,將牽引馬來西亞未來的政局發展。

【馬來西亞第十四屆全國大選評論系列】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當代評論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當代評論臉書專頁,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