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文章社會

楊凱斌/2017:媒體的萬曆十五年?

(來源:South China Mourning Post/Evangeline Lam

媒體陷入最大的困境不僅是載體的轉變,印刷、電視、電臺受到數位化洗禮之後,讀者及收入的流失是絕大部份焦慮的來源。按當前趨勢,科技公司將會是收購媒體的熱門對象,因爲它們是手頭上擁有最多資金的機構。馬來西亞一家紙媒的總編輯最近在電臺受訪時放話預測,2018年將是媒體的併購年。美國媒體與科技寡頭的結合併購將更形密切。中國也一樣。回看2015年那一張「價值三萬億美元」的中美科技大佬合照,我們現在才深諳,世界才是屬於他們的。


【文/楊凱斌】

2017年不是媒體的盛世,也不是黃仁宇《萬曆十五年》所描繪的無關緊要的一年,但確是漫長衰敗史(the long decay)的開始。談了許久的媒體風暴果真來襲,但卻束手無策,眼看看一個個同道陸續陷困,國內外一片哀鴻。狼,真的來了。

香港《蘋果日報》東主黎智英反口脫售《壹周刊》,馬來西亞國內的英文及中文媒體如《星報》、《星洲日報》等上一季淨利驟降約七成及八成,《星報》更準備裁員兩百人。馬雲有意入主世華媒體集團的傳聞也繞樑不斷。前一年,英國《衛報》轉型電子化蒙受巨額虧損,導致名滿天下的前總編輯艾倫·拉斯布里傑(Alan Rusbridger)受千夫所指,被迫離開主掌《衛報》的史考特信托基金會(the Scott Trust)。

本文所指的媒體已經沒有主流、非主流或印刷及網絡媒體的區分,而是廣泛地指有組織性、遵循新聞作與編輯作業操守的新聞報導或編輯模式,相對之下,新的衝擊來自游擊式的嵌入、改編、零碎方式的非典型個人「自媒體」。這種不嚴謹的區分法,僅是方便說明未來個人所觀察到的幾個可能趨勢。

媒體陷入最大的困境不僅是載體的轉變,印刷、電視、電臺受到數位化洗禮之後,讀者及收入的流失是絕大部份焦慮的來源。它們面對鼓吹免費閱讀分享的谷歌(Google)、臉書(Facebook)平臺兩面夾殺(演算法往往把訂閱媒體排在後頭),不但接收了全球媒體的讀者,提倡「個體化」篩選即零碎化,更以小額數位廣告吸納了原本屬於傳統媒體的廣告收入來源。

平臺兩面夾攻
訂閱電子報轉型失敗

以谷歌爲例,爲了打造曆前無例的平臺規模,九成的服務如Gmail郵箱、谷歌地圖、手機安卓系統等都是免費的津貼,九成的收入都是來自小額網絡廣告。媒體不加入谷歌、臉書、蘋果ISO、阿里巴巴、百度、騰訊等平臺(Platform)的生態圈,就自絕於天下,當然也就奉上廣告收入及傳播管道,成爲人家刀俎下的魚肉。當然谷歌、臉書最近也看到提供它們平臺內容之媒體的凋零,改口聲稱要讓媒體的排位靠前。

(來源:Tech Node

廠商、政治人物也可以自行設立自家的媒體——「自媒體」,只要標題够聳動、內容够好看、折扣够多,就可以繞過媒體,自行接觸消費者、支持者,所謂的網絡丑角/網紅的粉絲團,也比媒體所獲得的「贊」不知多了多少倍。因此有網絡主編安慰說,點擊多寡與文章的素質毫無關聯。

印刷媒體抑或原生的網絡媒體,原本以爲訂閱或電子報,就能够挽回劣勢,能够變現及挽回讀者,無奈卻不敵大平臺的海量資訊,只能以少數高端訂戶讀者維持原有格局。面對平臺强大的便利串聯服務(邊讀邊按隨手買)更顯得原地踏步。平臺的生態圈會轉貼、討論媒體所刊登的文章,但是流量、廣告及榮譽(讀者不在乎文章出處)卻歸功於平臺。媒體對平臺的關係可說是又愛又恨。經歷過主流媒體與網路媒體之爭的年代,抑或所謂「內容是王」 (Content is King)的說法不過是一場夢之後,警覺擁有强大生態圈的平臺,才是真正的主宰者。所以網路媒體並沒有殺死紙媒,明天網路全球化的平臺生態也將日益旺盛,但是許多媒體恐怕卻撑不過今晚。

直播崛起,文字沒落

雖然數位廣告開支已經呈現超越傳統印刷廣告的趨勢,但由於新的廣播平臺如即時通訊工具(instant messaging)如微博、微信、推特、WhatsApp、Line、Instagram卻變得日益强大,不但可以成爲轉發訊息的管道,更可以召車、支付及當微商,成爲另一種平臺。使用者有限的一天二十四小時已經分給幾個平臺,留給瀏覽媒體本身主頁或Apps的時間當然就更少。

另一個影響深遠的廣告趨勢,就是平面廣告不管是文字、圖像的價格日「賤」,已經巨幅下滑到使用配對系統模式(DSP)來售賣,反觀視頻將取而代之。阿里巴巴、Youtube等已經全力主打直播。直播的網紅或達人(KOL或Key Opinion Leader)一小時內能够賣出十萬個貨品給其鐵粉,以小時計算的直播酬勞也達數十萬人民幣計算。馬來西亞式的網紅及直播早已浮現,尤其馬來社會的網紅如知名宗教師或明星Siti Nurhaliza、Neelofa,已成爲跨越大馬、印尼的著名電商或資訊達人。

「傳統」的原生網媒,也慢慢體會到黎智英只要視頻「動新聞」,放棄其他文字報導,也沒有什麽可惜的市場道理了。想要維持高素質報導的網媒,恐怕倒要向走類似視頻雜誌的「一條」學習,走出自己獨有的一條路。在媒體萎靡後,新聞從業員該何去何從?數位廣告操盤手、大數據分析師、政治幕僚、市場調研參謀及企業公關皆是新聞從業員轉換跑道之處。一小批高素質的記者、專欄作家及編輯仍然吃香,但是他們必須是多面手,從文字、視頻,聲頻皆要精通,類似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1930年代的全能型記者,從報導、評論、小說到廣播,無不涉獵。

2018媒體併購元年?
科技寡頭收購媒體

馬來西亞一家紙媒的總編輯最近在電臺受訪時放話預測,2018年將是媒體的併購年。目前距離下届大選只有六個月,新媒體方面只有《Malaysian Insight》 面世,與前兩届大選前後,新媒體雨後春笋般浮現的情景截然不同。

(來源:The Malaysian Reserve

另一方面,免費電視的數位化佈局將在明年掀開序幕,大亨賽莫達(Syed Mokhtar Al-Bukhary)屬下的MYTV將會給四百萬家庭免費提供機頂盒。按照媒體報導,一開始將會有三十個新頻道出現,最後計劃設立八十個頻道,包括許多購物頻道、CCTV央視、香港無綫等估計將會出現。届時,馬來西亞兩大機構即MYTV及寰宇電視,將會主宰所有免費及收費電視頻道。而主流的電視頻道如TV3、8頻道及NTV7今後也將要靠賽莫達的媒體通路。各種主流媒體和網媒都會受到新的科技顛覆影響。

按當前趨勢,科技公司將會是收購媒體的熱門對象,因爲它們是手頭上擁有最多資金的機構。加上目前傳統産業回酬率低,投風氣日益旺盛,出現「太多的錢追逐太少的項目」的不對稱情况,遂有小米創辦人雷軍之說「只要在風口上,猪也能飛起來」。新款智能手機推出速度變緩,已昭示新科技陷入高原瓶頸,不管是人臉識別、聲控、人工智慧、大數據及物聯網,已轉向更廣泛的應用及整合(SI,Sistem Integration)。有天然數據(讀者、學生)的媒體及教育機構,能讓拼命想獲取數據來源的科技公司砸錢不手軟。

(來源:Media Shift

三萬億美元的大合照

美國的情况或許能够供我們參考。在亞馬遜(Amazon)以行內人認爲「非常便宜」的二億五千萬美元接管《華盛頓郵報》,注入演算法、大數據及新資金後,華郵已呈現回春之勢,更是少數聘請新職員的媒體。《紐約時報》自行的數位轉型及訂閱計劃,並沒有帶來預期的效果,也開始考慮是否要引入科技巨頭作爲聯盟或注資,只是谷歌、臉書因憂慮入主自由派紐時,將得罪另一半的保守派共和黨支持者,暫時裹足不前。

臉書創辦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欲競選美國總統已蓄勢待發,奧巴馬的競選團隊班底已經圍繞在他身邊。問題只是四年還是八年,胥視民主黨是否推出有勝算的候選人,還是馬克扎克伯格要當仁不讓,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出征。届時,美國媒體與科技寡頭的結合併購將更形密切。中國也一樣,習近平之後,紅二代共青團之後,就數新興的科技巨頭最有願景、人氣及資源。單看他們收購中外各種媒體及吃喝玩樂行業有關的收購、創投名單,已臻無所不在、無孔不入之境。中國高官們都對大數據、雲端或智慧城市絕不於口。回看2015年那一張「價值三萬億美元」的中美科技大佬合照,我們現在才深諳,世界才是屬於他們的。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當代評論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當代評論臉書專頁,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