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政治最新文章

黃進發/解讀2021砂州選舉(一):砂黨盟「狂勝」背後的真相

(來源:Borneo Post Online

為何我們會産生砂黨盟狂勝的印象?根本原因是在野黨無法守住上届勝選或掌握的14個議席。因爲希盟在砂拉越慘敗,而砂全民團結黨崛起成爲最大在野黨,一些政治領袖和分析家因而宣稱砂拉越人民已經拒絕全國性政黨(所謂「西馬政黨」)。這忽略了一個關鍵:政黨重組是否局限於精英階層?更可信的解釋或許是,大部份砂拉越選民其實真正支持的是「執政黨」,這「執政黨」可以是州或聯邦的,可以是現在或未來的。當在野黨在聯邦與州皆無望執政時,支持政府的游離選民就不會義無反顧支持在野黨。


【文/黃進發】

比砂拉越州選成績影響該州乃至全國政局更深的,或許是對州選成績的解讀,因爲不同的解讀將帶來不同的對策,進而影響結果。

砂黨盟 「狂勝」了嗎?

砂黨盟在去年年梢州選贏得82席中的76席,被視爲狂勝,因爲超越了故首長阿德南(Adenan Satem)在2016上届州選贏得72席的記錄。如果比較從2001年到2021年20年間5次州選舉的成績,我們就會發現砂國陣/砂黨盟(GPS)的得票率從2001年的71.20%掉落到2006年的61.80%,之後就在62%上下徘徊,本届大選更降至61.26%。

那麽我們為何會産生砂黨盟狂勝的印象呢?

根本原因是在野黨無法守住在上届勝選或掌握的14個議席:行動黨7席、公正黨3席以及砂全民團結黨(PSB)在上届州選以砂拉越國陣直數候選人身份贏得的4席。

這14個選區在2016年涵蓋了所有在野黨全州得票的4成,是在野黨勝敗的關鍵,其中古晋都會區4席,詩巫一帶4席,民都魯與美里各1席,郊區3席。這14席在選後卻萎縮過半成6席:砂全民團結黨成功衛冕繼承自砂國陣的兩席(50%)以及繼承自公正黨的兩席(100%),行動黨只成功衛冕古晋都會區的兩席(50%),而公正黨則完全無力重奪跳槽議員的3席(0%)。從地圖上分布,在野黨地盤萎縮至大古晋(3席)、詩巫(1席)、砂拉越東西端的鄉區各一席(N81 Ba’Kelalan 與 N01 Opar) ,幾乎打回2006年在野黨只贏8至9席的原形。(見表一)

如果看全州選票變化,有效選票總數掉了 41,540票,砂黨盟也比2016年國陣少了25,228票,但是,在野黨選票沒有集中,讓執政聯盟坐享漁利。在2016年時,投給所有在野黨與獨立人士的38%選票當中,30%集中在希盟手上。到了2021年,希盟得票銳减152,101張至78,917票(降20%點至10%),而新興的砂全民團結黨則一舉取得139,515票(19%),包括宣稱勝選後要帶領砂拉越獨立的肯雅蘭全民黨(PBK)的其他政黨則只微增12,954張(2%)至71,349張。(見表二)

如果我們聚焦在前述在野黨獲勝或掌握的14個關鍵選區,趨向就更加明確:有效選票總數掉了41,540張,砂黨盟比起國陣也少了25,228票 ,不過希盟流失更多選票,達70,042票。選票的贏家是砂全民團結黨(+37,283票,+ 23%) 和其他政黨 / 獨立候選人(+16,807票,+12%)(見表二),然而,因爲砂全民團結黨和小黨派無法得到最高票,議席的贏家就成了砂黨盟。

如果希盟和砂全民團結黨能够達成一對一協議,行動黨可以贏得失去的所有5席,而砂全民團結黨可以多贏N32 Simanggang 1席。如果砂全民團結黨和地方强人合作,那麽獨立候選人可以另外贏得N34 Batang Ai(毗鄰砂全民團結黨獲勝的N33 Engkili) 和 N47 Pakan(隸屬孫偉瑄贏獲的Julau 國會選區)。當然,從砂全民團結黨利益來看,證明本身攪局能力以便在聯邦大選能在選區談判上有更多籌碼,或許比削弱砂黨盟州政府重要。

(來源:New Straits Times

砂拉越人民拒絕「西馬政黨」?

因爲希盟在砂拉越慘敗,而砂全民團結黨崛起成爲最大在野黨,一些政治領袖和分析家因而宣稱砂拉越人民已經拒絕全國性政黨(所謂「西馬政黨」)。這忽略了一個關鍵:政黨重組是否局限於精英階層?作爲人聯黨與公正黨舊部的分支政黨(splinter party),砂全民團結黨相當成功地接收了兩者票源;然而如果選民真正追隨的是政治領袖,那麽充其量我們只能說是以巴魯比安(Baru Bian)爲首的砂拉越政治領袖拒絕了全國性的公正黨/希盟,而不能概括成全砂州選民。

更可信的解釋或許是,大部份砂拉越選民其實真正支持的是「執政黨」,這「執政黨」可以是州或聯邦的,可以是現在或未來的。民聯在2008 年政治海嘯後氣勢如虹,有未來執政聯邦的潜能,因而在2011年州選時能喚起選民激情,進而達到15席(21%)——行動黨12席、公正黨3席——的高峰。2016年希盟在州選中萎縮成10席 – 行動黨 7席、公正黨3席,不僅僅是當時新首長阿德南旋風,更是因爲民聯剛解體,新興的希盟(土團黨尚未加盟)貌似群龍無首,注定只能在野頑抗。2021年州選時,希盟氣勢更低於五年前,重掌聯邦幾乎遙不可及;而砂全民團結黨、肯雅蘭全民黨等雖然來勢洶洶,明眼人都看得出絕無執政州的能耐。當在野黨在聯邦與州皆無望執政時,支持政府(伊班語所謂 undi perintah)的游離選民就不會義無反顧支持在野黨。

反風退潮的結果,自然就只有最强的原任議員能够連任。現存6位在野黨議員當中,5位是原區原任議員(另一位是從鄰區哥打聖淘沙移師浮羅岸填補原區議員黃慶偉退黨後空缺的張健仁),就不足爲奇。如果兩位前公正黨議員巴魯比安與施志豪依然留在黨內,那麽全國性政黨就仍然占了6席的三分之二,而砂拉越選民拒絕「西馬政黨」之說或許就不會浮現了。

(來源:Newswav

在野黨議員的「無用」困境

即使在野黨沒有機會執政,也要投選在野黨議員,進入議會內監督與制衡,在許多城市/西馬人視爲呼吸空氣般理所當然的政治行爲,其實需要至少兩種政治信念之一:(A) 選民相信議會有足够的權力監督政府,因而在野黨能够發生作用;(B)選民强烈反對執政黨,不管在野黨在議會內能否發揮功能,也要投在野黨。如果執政黨能够懲罰支持在野黨的選區或選民(C), 那麽選民只會在A+B 〉C的情况下繼續支持無望執政的在野黨。然而,如果在野黨有望執政,不滿現執政黨的選民,就完全可能爲了改朝換代而投選在野黨,並不需要考慮監督與制衡的問題。

直到2020年之前,馬來西亞國會與州議會無力制衡行政權,不但絕大多數是行政權的橡皮章,根本上就是政府首長的「選舉人團」:讓多數黨/聯盟推選首相/大臣/首席部長,再由首相/大臣/首席部長委任一部分議員爲政府部長/行政議員。有官職的「政府前座議員」得以與頂級公務員常年一同治國/州,而無官職的「政府後座議員」與在野黨議員(通稱「私人議員」),每年只有60至70天(國會)和一至三星期(各州議會)審批法案、預算、監督政府。然而,內閣制下的法案(除了在馬來西亞從不曾過關的「私人議員法案 」)與預算,都是內閣/行政議會說了算,除非政府沒有多數或者成員黨可能退出聯合政府(馬來西亞2020年後的政治新常態),或者政府後座議員敢投票反對政府(所謂「後座反叛」backbench revolt)。不然律政司公署(「總檢察長公署」的譯法並不貼切)/州法律顧問辦公室奉命擬定的法案一般都隻字不改通過,預算案更是在宣布時就成爲定案。既然再激烈的辯論都不會影響結果,審批法案/預算、監督政府云云,不過是行禮如儀,大戲一場。

說穿了,當議會無關輕重時,選舉不過是在决定三種等級的政治精英:首相/大臣/首席部長與正副部長/行政議員,政府後座議員與在野黨議員,儼然如飛機上的頭等艙、商務艙與經濟艙乘客。議員跳槽,就等如一些後面的乘客在飛行當中自行决定升等,要躋身頭等艙、商務艙,逼原有乘客換座。被倒閣的政府尋求重新選舉,就等如頭等艙乘客拒絕就範,下令飛機降落。

「私人議員」 既然一年大部份時間都沒有機會與聞國/州事,他們的真正工作是什麽呢?一是議會外的政治攻防,一般上在野黨議員會通過文告與演講抨擊政府,少數比較積極的政府後座議員也會爲政府護航攻擊、甚至走激進路綫以爭取黨領袖、選民青睞。二就是提供選區服務、帶動選區發展,這些都需要錢。而在馬來西亞,政府後座議員就享有結構性優勢,以巨額政府撥款碾壓沒有撥款的在野黨議員,讓他們在選民眼中淪爲只是「噴口水」的無用政客,因爲一既改變不了政策,二也不能服務選民。而選區越落後,這種「選民服務政治」就自然越有市場。

許多西馬選民動輒辱駡東馬選民支持貪污政府,卻不理解東馬的政治脉絡。以砂拉越爲例,四分之三以上的選區在內陸鄉區,許多村落缺乏柏油路(甚至只能靠船舶)、電流、自來水。砂黨盟議員一年可得撥款800萬元,幾乎是政府與希盟的東馬國會議員所得的430萬元的兩倍。在基本設施缺乏的選區,選在野黨議員去古晋監督政府有什麽實質意義? 就算議員表現特出,但是砂州議會一年只開會18天,加上周末也不過是4個星期,那麽一年另外48個星期呢,你最需要什麽?

明乎此,希盟與砂全民團結黨在上届議會勝選或掌握的14個議席,只有4個議席在內陸,就毫不稀奇。這4選區中,N81 Ba’Kelalan 和N37 Krian是兩個前公正黨議員巴魯比安與Ali Biju 多年爲原住民習俗地奮戰所爭取到的民心,而比達友選區N01 Opar 和N33 Engkilili 則是在2016年時人聯黨舊部以砂國陣直屬候選人身份贏獲。而砂全民團結黨最終只能贏回N81 Ba’Kelalan與N33 Engkilili,在在說明在聯邦或州沒有勝望的在野黨,極不容易在砂拉越存活。而砂全民團結黨議員面對甘辭厚幣的招安,恐怕是遲早之事。

下篇:解讀2021砂州選舉(二):在野黨未來滅頂的危機?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當代評論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當代評論臉書專頁,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