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文化最新文章

張錦忠/文學作為行動:二〇一九年喬治市文學節與馬華文學

(來源:George Town Literary Festival

本屆喬治市文學節除了加入馬華文學元素外,還有三個引人注目的焦點:翻譯、反思五一三、百年中國。文學節落實「文學行動主義」,結合文學與城市、文化、藝術、空間的互動,讓文學不只是靜態的書寫與出版品,而是透過不同的話語交流與多元表述,讓那段時間在喬治市的人穿過大街小巷時可以看見文學的蹤跡、作家的身影,可以聆聽作家朗讀作品、參與討論講座與工作坊、欣賞電影、參觀書展;既讓文學活動貼近民間生活,也讓城市展現文化空間與豐富的人文色彩。


【文/張錦忠】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三、十四日,一群馬來西亞學者聚集高雄,參加國立中山大學人文研究中心為紀念五一三事件五十週年而辦的「後五一三馬來西亞文學與文化」國際研討會,其中包括喬治市文學節的策展人沙勒•古丹(Sharaad Kuttan)。沙勒對會議容納馬華、馬英、馬來文學的作法頗表讚許,對在臺馬華小說家黃錦樹所提及的議題很有興趣。研討會大部分論文以中文發表,由年輕學者蘇穎欣提供同步英文口譯協助,以利不諳華語人士聽講。

五一三研討會結束近三個月後,第十五屆花蹤文學獎頒獎典禮在吉隆坡國家文化宮舉辦,大會邀請了沙勒、范綺倫(Pauline Fan)、查紀爾(S.M. Zakir)、郭紫薇等英文、馬來作家與學者出席觀禮。典禮生動的文學表演給他們留下深刻印象。在臺砂拉越作家張貴興憑長篇小說《野豬渡河》贏得馬華文學大獎,他對文學的看法也令他們對馬華文學甚感興趣。這大概是花蹤頒獎典禮首度有非馬華出身或非華裔人士與會。會後范綺倫、查紀爾都寫了觀後感言,對花蹤與馬華文學頗表肯定。

當時沙勒與范綺倫正在籌備二〇一九年的第九屆喬治市文學節(GTLF 2019),上述兩個跨語跨界交流活動讓他們動念在本屆文學節擴大邀請馬華作家與會,以打造一個「馬來西亞文學」的平台,為大家築起一道交流的橋樑。「擴大」的意思說說,前幾屆雖然也有幾位馬華作家與會(如黎紫書、周若鵬),但較為零星。他們原本想邀請張貴興與黃錦樹,但黃錦樹七月剛到過檳城參加「華夷風起檳城研習營」,十一月另有活動,張貴興則因小說寫到要緊處,無意中斷寫作,就都不克與會。

(來源:The Star Online/GTLF

於是後來就邀請了上一屆馬華文學獎得主陳政欣、南方大學學院馬華文學館館長兼《蕉風》編輯許通元、年輕學者廖卓豪與郭紫薇、小說家賀淑芳與我,共六位馬華文學背景的學者、作家參與今年的喬治市文學節;這應該是文學節開辦以來邀請最多馬華文學人參與的一次,希望這只是一個開頭。在四天的文學節活動中,主辦單位很用心地給馬華文學安排了一場作家談話(我談我的小說創作經驗,由許通元主持),一場華文與馬來文朗讀(陳政欣、郭紫薇、許通元與Regina Ibrahim),兩場作家論壇(一場由許通元談馬華文學館,另一場「鏡屋中的馬華文學」由廖卓豪主持,賀淑芳、陳政欣、我及以英文寫作的邱碧玲Elaine Chew發言及朗讀)、一場新書發佈會(賀淑芳的《湖面如鏡》英譯本Lake Like a Mirror,由陳思可(Natascha Bruce英譯, Granta出版)。整體而言,本屆喬治市文學節馬華文學的能見度相當高。

文學與城市多元互動

喬治市文學節是每年年底在檳城喬治市舉辦的文學交流活動,由檳州政府主導,二〇一一年開辦迄今已有九屆,前八屆的主要策展人為馬英作家貝妮思•曹黎(Bernice Chauly)。文學節落實「文學行動主義」,結合文學與城市、文化、藝術、空間的互動,讓文學不只是靜態的書寫與出版品,而是透過不同的話語交流與多元表述,讓那段時間在喬治市的人穿過大街小巷(活動在世遺市區不同場地進行)時可以看見文學的蹤跡、作家的身影,可以聆聽作家朗讀作品、參與討論講座與工作坊、欣賞電影、參觀書展;既讓文學活動貼近民間生活,也讓城市展現文化空間與豐富的人文色彩。

▲ 柔卡•阿爾哈緹(Jokha Alharthi) 與作者合影。
(來源:作者提供)

這個文學節不僅邀請來自馬來西亞或東南亞的寫作者,參與的作家來自世界各地;旅居國外的著名馬英小說家歐大旭(Tash Aw)與陳團英(Tan Twan Eng)即是前幾屆的應邀作家。這回來檳的知名國際作家包括本年度曼布克國際獎得主阿曼女作家柔卡•阿爾哈緹(Jokha Alharthi) 與EBRD文學獎得主烏茲別克作家哈密•伊斯邁洛夫(Hamid Ismailov)。他們也是文學節的焦點人物。此外,艾略特•萬博格 (Eliot Weinberger) 是著名的波赫士、帕斯譯者,曾獲不少獎項。其他知名外國作家還有伊藤比呂美、穆瓦發•阿爾哈札(Mwaffaq Al-Hajjar)、阿米娜•胡賢(Ameena Hussein)、簡妮菲•柯若諾費(Jennifer Kronovet)、 陸卡思•瑞艾舍(Lukas Rietzschel)、 倪可拉•馬玆若甫(Nikola Madzirov)等多位。

▲ 左起:媒體人梅麗莎•依德立斯(Melisa Idris)和薩巴迪•左戈•達摩諾(Sapardi Djoko Damono)(來源:George Town Literary Festival

對我來說,這一屆文學節的盛事是出席者包括馬來-印尼文學譯者哈利•艾甫林(Harry Aveling)(那些年讀印尼文學,多讀艾甫林英譯本),以及幾位馬來與印尼詩壇宿將──穆漢默•哈芝•沙烈(Muhammad Haji Salleh)、古納望•莫哈默(Goenawan Mohamad)、薩巴迪•左戈•達摩諾(Sapardi Djoko Damono)。穆漢默早年以英文寫詩,後來回歸馬來詩壇,成為國家文學獎得主。我對他們特別感興趣,是因為早在一九七〇年代末,我還在編《蕉風月刊》的時候,某期編了個「印尼現代文學作品譯介專題」,那時就「認識」這兩位印尼詩人了,尤其是薩巴迪(他今年快八十歲了)。我記得那期還譯了篇他談印尼詩壇的訪問,他在裏頭就說古納望是印尼最好的詩人了;那時他除了寫詩教書,還是《水平線》(Horison)詩刊的編輯。他在論壇說道:「如果你要做詩人,就要做現代主義詩人,像T.S. 艾略特那樣。」 「內容不重要,表現內容的方式才重要」,他說。不過,薩巴迪最勵志的話,恐怕是他說他日以繼夜地寫,除了生病入院,他從不停止寫作。

▲ 左二起:漢娜•阿爾卡夫(Hanna Alkaf)、賀淑芳、佐摩(Jomo Kwame Sundaram)
(來源:George Town Literary Festival

二〇一九年的喬治市文學節除了加入馬華文學元素外,還有三個引人注目的焦點:翻譯、反思五一三、百年中國。其實,翻譯一向是喬治市文學節側重的主軸,本屆除了艾甫林的馬來與印尼文學英譯講座之外,還有「翻譯之美與亂」論壇、「向世界翻譯馬來世界」論壇、馬華暨馬來文學朗讀、巫英文學翻譯工作坊等翻譯主題活動。今年為二十世紀許多重要歷史事件週年紀念的年份。文學節紀念百年大事的活動有「穿過黑暗的玻璃」與「百年中國」論壇。前者由《蒼天何其重》(The Weight of Our Sky)作者漢娜•阿爾卡夫(Hanna Alkaf)、馬華小說家賀淑芳、經濟學者佐摩(Jomo Kwame Sundaram)從不同角度正視官方五十年來沉默以對的五一三人民痛史。「百年中國」則由我主持,發言人為美國歷史學者雷貝卡•卡爾(Rebecca E. Karl)、中國詩人西川、與《紅色天空下》(Under Red Skies)作者闞超群(Karoline Kan)。論壇以一九一九年、一九四九年、一九八九年這三個影響現代中國深遠的歷史時刻來貫穿,反思這一世紀來的歷史巨獸對不同世代中國人的衝擊。

多語並存:走出華語圈

喬治市文學節今年約有八十位馬來西亞國內外作家、學者參與,誠然是文化界的一大盛事。今年的主題為「前言後語」(Forewords Afterwords) 。現代英國文學的讀者想必知道那是奧登(W.H. Auden)一本文集書名(林以亮當年有本書取名《前言與後語》大概也受奧登啟發)。奧登是英國戰後重要英語詩人,對「英夷風」(Anglophone)世界的詩歌影響頗大。這個主題相當契合喬治市文學節的英語主調。在這樣的脈絡下,馬華作家參與這個文學節,大概就只能「從英如流」。當然,如果文學節的馬華文學場次能以華語進行,更能彰顯馬來西亞文學的多元繁富──多語並存,那一直是我認為我們應該追求的目標。馬來-印尼作家的場次多以馬來語/印尼語進行,但是薩巴迪的談話主要還是用英語。

(來源:The Star Online/ttgeorgetown

幾場馬華文學場次的聽眾並不算多,其中不乏不諳華語者,故也無法以華語進行。不過,換個角度思考,用英語在喬治市文學節呈現馬華文學,可能更有助於推廣馬華文學。如果某些場次以華語進行,可能交流對象還是懂華語的人,也無法走出講華語的圈子。走出華語圈,英語當然只是一個選項,馬來文則是另一個選項。而我們要將馬華文學推廣到歐美或其他亞太地區,多半也是藉由翻譯,而且可能還是以英文為主。馬華文學在喬治市文學節也可作如是觀。今年文學節的新書推介活動有一場是馬華文學書發佈──賀淑芳的《湖面如鏡》英譯本,那正是因為這本書有了英譯本。

而我自己的詩集《像河那樣他是自己的靜默》(大將出版)與小說集《壁虎》(有人出版)也在喬治市文學節期間發佈,但地點在土庫街的書庫(Buku-buku),以華語進行,來的人並不多,幾乎就是「親友團」(於是我難免要認為,如果文學節規劃華語場次,可能出席交流的人就更少了)。事實上,今年的文學節,除了我們六位受邀者外,出現活動場合的馬華文學人就只有葉蕾、高慧鈴、盧姵伊、陳耀宗,加上學者傅向紅、林家樂,顯然華文寫作人對跨入他語或多語的文學環境興趣並不大,儘管前幾年周若鵬參加後也曾撰文呼籲馬華作家多支持這個頗受國際好評的文學節。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當代評論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當代評論臉書專頁,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