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政治最新文章馬來西亞第十四屆全國大選評論系列

楊善勇/為何用八小時等國陣承認敗選?

(來源:Metrotv

按照慣例,巫統主席都會現身巫統大廈跟進每屆選舉結果。但國陣兼巫統主席納吉始終遲遲沒有出現,國內外媒體自然不願離去。當權的領導顯然還沒從錯愕和驚慌,完全驚醒過來;一直拖到翌日上午十一時才召開記者會,宣佈接受人民的裁決。這一言難盡的四百八十分鐘,究竟有何步步驚心的演繹,還是另有難以明言的曲曲折折,或是純屬公務的延誤,我們唯有留待深諳內情的政治學者,以及當事人的回憶錄,深究其中的跌宕起伏,為讀者一一解密這樁歷史的真相。


編按:本刊即日起推出「馬來西亞第十四屆全國大選評論系列」,歡迎各位讀者交流指教。

【文/楊善勇】

509大選的戰績,傍晚陸陸續續傳開的,對國陣而言,都是一則則的壞消息。但是,國陣及巫統領袖主席納吉的動向還是一個謎。據新加坡《聯合早報》所載,截至(5月9日)凌晨三時,看守首相始終未出現在巫統大廈,令守候多時的媒體撲空。

此事說來,咄咄難解。按照慣例,巫統主席都會現身巫統大廈跟進選舉結果。縱然2008年國陣丟失五州政權和國會三分之二多數議席,時任巫統主席的阿都拉也趕在深夜召開緊急記者會。

這次的安排迥然不同。到了翌日凌晨時分,國州選區成績,其實已逐一揭曉了。但是,儘管國陣之兵敗,已是不變的定局。5月10日凌晨二時四十九分《光華日報》的〈失去執政中央條件 國陣大勢已去〉說明了一切:

「至今,選委會已公佈了222個國會議席中的190個議席,尚剩下32個國席成績有待出爐。而國陣只贏得71席,就算餘下的32席盡歸國陣,加起來也只有103席,已大勢已去。」

但是,納吉始終遲遲沒有出現,國內外媒體自然不願離去。當權的領導顯然還沒從錯愕和驚慌,完全驚醒過來;一直拖到5月10日上午十一時國陣兼巫統主席納吉才召開記者會,宣佈接受人民的裁決。算上來,至少已是八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來源:The Straits Times/Ariffin Jamar

不論這八小時的真空時段,到底發生什麼事,何以交替不能及時完成;此後,國陣盟黨領袖這才陸續發出同樣的信息,跟著接受人民的裁決,準備檢討,「制定我黨未來方向」,意思意思。

不久,我們總算聽到巫青團團長凱里(Khairy Jamaluddin)心平氣和籲請和平轉移政權的呼聲:「只有平穩有序權利轉移,國家才能繼續存活。沒有法治,我們就是沒有公義和公正制度的國家。」

慢了半拍的劣習,如果既不是偶然的閃失,也不是出自低效的系統,恐怕正攸關政治文化;顯見了這個國家的執政集團向來的程序,總是如此這般: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反之大家都在繼續觀望,試圖揣摩上層的想法。

在關鍵的這一刻,既定標準作業之流程,似乎遽然失效了。當然,具體的安排,或者必須留待辦公的時間才能著手處理;可是,僅僅發佈一個坦承敗選的文告,為何需要磨蹭拖沓如此漫長的時段?

回顧308海嘯,民政黨掉失檳城政權後,原任首席部長許子根第一時間的應對,猶能覺察了此事的耐人尋味。回憶〈最漫長的一天〉中,許氏筆記:「到了九時左右,國陣在檳州已輸掉了超過一半州席,大勢已去!」

(來源:光華日報

晚上九時三十分,這位首長致電給民主行動黨檳州主席曹觀友,向他祝賀,籲請他們的支持者不要上街遊行慶祝,避免出事。他同時表達將會控制國陣,保證儘快安排和平移交政權。

晚上十一時四十分,成績正式公佈後,許子根單獨一人主持記者會。宣佈檳州國陣失去了政權,坦然接受人民的判決,強調確保政權將會和平移交,也呼籲各造冷靜自製。

將近午夜,許子根和夫人徐嘉平上車趕回光大二十八樓首長辦公室,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一路上寂靜無言,他翻閱手機中數百則簡訊,多數表達震驚哀傷,也有消息指很多人擔心會發生騷亂……

3月9日,凌晨一時三十分;林冠英、曹觀友和章瑛一行人直接上到二十八樓求見許子根,州秘書商討安排接管政府事宜。許子根淡然地說:「他們是應該這麼做,因為他們已得到人民的委託。」

上午十一時,許子根與林冠英召開了聯合召開記者會。他宣佈遵照州憲法,卸下看守首長之職。同日下午,林冠英則將覲見檳州元首。乾淨利落,沒有拉扯,沒有忸怩。至此,一切告了一個段落。

算上來,同日之時,三個小時,搞定核心。風度既在其中,效率也畢露無遺。相較之下,中央政權的移交,體系龐大,固然需要用上較長的時間;可是,留待八個小時之後,才有定案,顯見背面之錯綜複雜,想必超乎群體的想像。

一言難盡的四百八十分鐘,究竟有何步步驚心的演繹,還是另有難以明言的曲曲折折,或是純屬公務的延誤,唯有留待深諳內情的政治學者,以及當事人的回憶錄,深究其中的跌宕起伏,為讀者一一解密這樁歷史的真相。

【馬來西亞第十四屆全國大選評論系列】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當代評論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當代評論臉書專頁,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