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教育文化最新文章

江偉俊/多元文化的理想與現實

(來源:IPS Commons

在「新馬來西亞」的大纛下,希盟政府理應肯認多元文化之事實,切勿延續單元舊思維。執政者亟需勇於承擔,不應再以「馬來人不安」虛與委蛇,拖延改革步伐。反之,須立即籌組獨立委員會,研擬多元文化政策。同時,國家語言文化政策也須依循多元文化原則一併修訂,即清楚闡明國語、族群母語與英語之官方地位,將各族文化納入國家文化之列,真正展現改革意願。
也只有這樣,才有望走出當前的種族泥沼。


【文/江偉俊】

教育乃育人,即人格培育與知識學習之事,奈何卻總與建國大業掛鉤,國家議程往往凌駕個人意志之上。馬來西亞作為後殖民國之一,民族國家概念乃立國宏願,根深蒂固、難以動搖,殊不知全球化之勢已改變社會整體面貌與構成,多元開放逐成主流,單一族群、單一文化、單一語言的單元國家早已成為絕響。

馬來西亞政府致力對外宣傳「真正多元、多樣的亞洲」(Malaysia, truly Asia),卻無視六十多年來的多元社會現實,一味要求各族群附庸於馬來穆斯林文化之下,難免觸發不滿與反抗情緒,愈趨自我保護,強調突顯群體差異。

事實證明,族群特徵絕不會因忽視抑或打壓而消亡。政策不公與行政偏差只會強化我族與他者的疆界,徒增族群之間的偏見、誤解與歧視。這才是引發族群問題與沖突的癥結,國家團結的阻礙。

馬來語作為我國唯一的國家語言,地位之尊毋需質疑。加上《1957年聯邦憲法》152條文、《1959年國家語言出版局法令》、《1963年國語法令》與《1996年教育法令》的重重保障與積極推廣,一再確認馬來語為唯一官方用語,國文為必修必考科,其法定地位牢不可破。相較其他少數族群語言,僅於《聯邦憲法》中賦予消極保障,地位從未受政府認可,任其自生自滅。然而,上述種種法令仍然無法安撫馬來族群的不安,總感覺馬來語地位不夠穩,政府做得不夠多,其他族群國語說的不夠好。

母語不好,其他語言亦不會好。孩童接觸多語確實有益,但語言學習仍需循序漸進,即以母語為基石再逐層加疊其他語言。小學六年的國語學習,實不足以提振國小與華淡小的國語程度。此外,小學課程應重視學生的全面發展,各類語文科不該填滿課表,俯順政治需求不斷上調國語科難度,以致學習變得苦澀乏味,學生逃離學習。

(來源:SAYS/The Rocket

可惜的是,中學預備班(Peralihan)原是提供學生調適教學用語轉換的緩衝期,現卻淪為收容落第生的放牛班,備受歧視。直升中一的學生並不保證一帆風順,仍有為數不少因無法適應國語為教學媒介語而表現欠佳,甚至輟學。

其實,國語程度並不能與國民團結相等同。至今,國語已是社會公認的溝通用語(lingua franca),而日常溝通無需國語特優,能夠有效溝通、了解足矣,並非人人皆需以其為學術用語。國語非其他族群母語,其純熟與掌握度必然有異,若要求所有國人程度相等,無非是緣木求魚,不切實際。

可悲的是,我國雖為多元族群、宗教、文化之國家,至今尚未有任何鼓勵多元文化的政策措施。反之,單元主義依舊猖獗,仍是公務體系的主流思維。猶記某位印裔非政府組織領袖於一場內部交流會,慷慨陳情單元政策與土著特權令印裔不滿,害怕其族群文化與個人權利遭剝奪。其所言非虛,情感亦是真摯。對於社會經濟地位較弱的印裔社群,不安情緒更甚。也許,當我們強調關注馬來族群的不安時,也需考量其他族群亦有不安感,唯有釋出善意、主動交流,了解彼此理想與觀點,國民團結才有望實現。

在「新馬來西亞」的大纛下,希盟政府理應肯認(recognize)多元文化之事實,切勿延續單元舊思維。執政者亟需勇於承擔,不應再以「馬來人不安」虛與委蛇,拖延改革步伐。反之,須立即籌組獨立委員會,研擬多元文化政策。同時,國家語言文化政策也須依循多元文化原則一併修訂,即清楚闡明國語、族群母語與英語之官方地位,將各族文化納入國家文化之列,真正展現改革意願。

也只有這樣,馬來西亞才有望走出當前的種族泥沼。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當代評論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當代評論臉書專頁,給予我們支持與鼓勵!

回應